《狩猎》:人言可畏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是时候该这样说:当局者迷,旁观者自以为清。




  女人,作为一种生物,一种高等生物中的雌性生物,有与生俱来的怜悯之心、慈悲之情。同时,又充当着着言论扩散机、八卦放大镜的功能。女人生性敏感中带刺,柔弱中带伤。当女性生物遇到了另一种生物未发育完全体—— 孩子 的时候。她们母性光辉便会无时无刻不闪耀,对孩子有天然的保护欲,当卡拉对幼儿园园长说卢卡斯“性侵”她时,膨胀的保护欲支配着她去相信连卡拉自己都不懂含义的谎言。




  一个孩子与一个成年男子,抛开所有标签,仅仅是两个短语,其实在我们心中已经有了两种感情色彩,尤其对于女性。就世俗的眼光与道德标准来说:小孩即弱者,成年男子即强者。当一个事件在这两者之间展开,尤其是关于性侵这样的话题的时候,社会群体总是毫无保留地站在孩子这一端群起而攻之。他们相信:人之初,性本善。谁都无可否认孩子的天真与无邪。这种轻薄的信任无形之间就像金钟罩铁布衫一般即能无限释放孩子的童真也能无限纵欲孩子的童呓乱语。撒谎不是成年人的专利,在黑泽明《罗生门》中有句台词:“撒谎是人之本性。”儿童的身心发展是不平衡的,这个时期的学习能力是无意识的,对性的认识也从这个时候开始进行区分。卡拉本身是一个早熟的儿童,她主动向卢卡斯表达自己的“爱意”,却又被委婉拒绝。电影中幼儿园园长也有提到卡拉是一个想象力非常丰富的女孩,而且其中有个片段是卡拉的哥哥和朋友把ipad上男子生殖器官给她看,这些都是卡拉撒谎的前提和基础。当小镇居民或者说我们自己在面对这样一类未被社会化的群体时,很大程度上无法用合理的眼光看待与合法的途径去解决。




   想起早年的迈克尔.杰克逊的性侵男童事件,子虚乌有的事件被酝酿被炒作被发酵。 有一位女行为艺术家Marina Abramović。她曾开设一场名为"韵律"的演出,这件作品之意义重大,影响之深远,不仅体现在艺术理论界,更是人类学、伦理学、 群体生态学、行为心理学、认知心理学和政治社会学中的经典范本。在<韵律0>中, Abramović经历了人生中最惊险的一幕,她在房间贴出告示, 准许观众随意挑选桌上的72种物件与艺术家进行强迫性身体接触。 在这72件物品中, 有玫瑰,蜂蜜等令人愉快的东西,也有剪刀,匕首, 十字弓,灌肠器等危险性的器具,其中甚至有一把装有一颗子弹的手枪。在整个表演过程中,Abramović把自己麻醉后静坐,让观众掌握所有权力。这个表演历时6小时,在这个过程中,观众发现Abramović真的对任何举动都毫无抵抗时,便渐渐大胆行使起了他们被赋予的权力,艺术家的衣服被全部剪碎,有人在她身上划下伤口,有人将玫瑰猛然刺入到她腹中,有位观众甚至拿起那上了一颗子弹的手枪,放入她的嘴里,意欲扣下扳机----这是艺术家最接近死亡的时刻, 直到另一位观众惊恐不已地将手枪夺走。 在被施暴的过程中, 艺术家眼中渐渐充盈了泪水,心中充满了恐惧,然而她的身体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她清醒地意识到:他们真的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Abramović在后来的访谈中说道: “这次经历令我发现, 如果你将全部决定权交诸公众, 那麼你离死也就不远了。”这是最真实的人性也是最残暴的人性。人是群居的动物,当其中某个个体被孤立后,这群人会本能地或沉默或抨击或讽刺或攻击。“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所谓最毒不过人心,最畏不过人言。而影片的矛盾冲突更具有冲击性的不仅仅是这种孤立,而是这种孤立建立在冤屈的基础上,被蒙蔽双眼人们的憎恶与木讷善良人的蒙冤。这种张力将人性的恶意、人际关系的对立、人物内心的崩塌紧致有序的展现出来,每处景都是彻骨寒冷,每个人都是一丘之貉。




  影片最震撼之处在于当卢卡斯沉冤得雪之后,过了一年,卢卡斯带着儿子去参加儿子的狩猎证颁发会的时候,他用眼神环顾四周,试探到了卡拉的哥哥,没有原谅只有冷冰冰的蔑视与仇恨;另一个则是小镇的居民,他的目光闪躲不定不愿意肯定也不愿意同情。卢卡斯回转身来抬了抬头,眼里含泪,他明白;声誉就像镜子,一旦破镜,便不会重圆。对于情节的这样处理无疑是给压抑郁结的气氛更添一响的重磅炸弹,此时无声胜有声。




  影片最后,寂静的树林中,卢卡斯一个人走着,没有同伴,只身一人,远处,好似有一个身影伫立许久,卢卡斯来不及仔细辨认便被枪声震倒在地,他惶恐地四处张望,除了寂静的树林什么也没有。影片的意图很明确,这一枪是谁开的并不重要,身影的轮廓并不具体,他可以是你可以是我可以是每一个人。




 《狩猎》是毫无疑问的黑暗到底的悲剧,诚如刘小枫在《拯救与逍遥》所说:“悲剧所展示的,并非仅是不该毁灭的遭到毁灭,更在于遭到毁灭的精神得到含泪的肯定“。像这部电影展示的结局不止是流言杀人于无形的悲剧,还有人性重返石头性情的清冷。然而,其实仅仅让我觉得些许温暖的是男主人公卢卡斯的善良,就像《白雪公主杀人事件》影片最后被人们恶意揣测杀人近乎绝望主人公城野美姬说的:“总会有好事发生的。”我相信,卢卡斯内心也是如此。




   




  

评论
热度(2)

© 查拉图斯特拉面如是吃 | Powered by LOFTER